主页 > 名著读后 >市委书记给记者打电话 :老弟 有个事你关注一下 >
2020-01-21

市委书记给记者打电话 :老弟 有个事你关注一下

2013年12月,突然接到一位市委书记的电话,“老弟,有个事情你可以关注一下。”

在南方周末做时政新闻不到3年,算个资浅记者,但一年到头总会有几个这类电话。有时候,是书记们喝了点酒,恰好看到我某篇报道,趁酒兴要跟我聊聊;有时候,是想知道我最近在哪一块活动,因为又听到传闻说我又活动到他的地盘了,有点小担心。

这一次,我以为是有什幺稿子触动了他,他想聊一下。结果他告诉我,是想向我反映一个情况。于是,我报告编辑部出发前往。

转了几种交通工具,到了他的地盘。长途大巴快进城时,我短信告诉他我快到了。他说,在办公室等我。下了大巴又坐一辆摩托车,直奔市委大院。

交流了一番各自对最近官场时局的个人体会后,进入正题。他说,最近几年,陆续有各种离退休的老领导办各种协会,然后到地方找过去的老部下、如今的地方一把手们要钱要车要房。

我让他举几个例子。他点了支烟,“比如,一个退休的领导,自创成立了一个协会,他打电话给我,要我支援两三万的活动经费,然后在我这里成立分会,还需要在协会活动车辆和办公场所上给予支持。”

这位市委书记,把昔日上司的这种行为,称为“化缘”。

“这点要求,对你一个市委书记来说,不算什幺啊?”我有点不解。

“两三万,确实不多,就是因为不多所以才不好意思拒绝。而且,老领导过去是直接上司,拒绝的话面子上也过不去。可是,答应了一个,这种类似的化缘一个接一个,加起来有上十个了。”他说。

我还是让他举例。他说,“有一次,一个老领导下来‘调研’协会工作,本来准备让一个副市长去陪一下,结果副市长有会,就没去陪。结果老领导不高兴了,打电话来问罪了,说我们不讲感情。”

这位市委书记还介绍,有些老领导还绕过地方党政主要官员,直接找下面的局委开口,下面的人更是不敢得罪,只能给予“资助”,但这直接影响到部门经费正常使用。

“都退休了,搞个协会,还调研,还要在职的地方领导陪,这有点影响基层的工作了。”市委书记说,希望媒体能呼吁反映一下,“老领导不要搞什幺协会,要搞协会就纯民间的,不要找地方党委政府化缘”。

我能理解,离退休的官员们过去都是他的领导、上级,这种事情他不可能通过组织往上反映,而只能寄希望通过媒体呼吁呼吁。

下一步,我得试图弄清楚:究竟是哪些离退休的官员、哪些协会在找地方政府要钱要车要房?这种情况,是否很普遍?但是,很快一个让我俩都很困扰的问题来了:若点名道姓,这位市委书记很容易暴露。若暴露了,他的政治前途可能就完蛋了。

最终,这事从一个市委书记的烦恼变成了一个记者的职业困扰:该不该保护这个市委书记,该不该不顾忌这个市委书记可能面临的政治风险而去把涉及此事的离退休官员一个个找到并通过调查采访把问题揭露出来。

这位市委书记也考虑到了自己可能面临的风险,所以坚持不愿意说是哪些离退休的官员给他造成了这些困扰。没有具体的人和指向,调查也就很难进行下去。官场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一些一把手可能都知道的事情,但不会轻易对外界说。

末了,这位市委书记让我去别的地方了解。可是,别的地方可能没有这种事情,或者有这种事情而书记们也不会愿意轻易跟一个不了解的记者“举报”自己昔日的上级。

如此一来,这个采访也就暂时无法进一步深入下去了。既然这事给市委书记造成了困扰,自然也是个应该引起重视的事情。作为一个记者,也只能在不伤害信息提供者的前提下通过这种隐晦的文字“呼吁”一下了。